相关文章

“临工集团”为顺德家具业雪中送炭

佛山市顺德区龙江镇,这个不足80平方公里的岭南小镇,拥有2000余家家具制造企业、3000多家家具原辅材料制造及销售商,有“中国家具之都”、“中国家具制造重镇”之称。作为顺德的支柱性产业之一,家具业深深渗入龙江镇的肌理。

在每个阳光普照的早晨,龙江镇熙熙攘攘的场面都司空见惯。国道上总是密密麻麻地爬满了甲虫一样的货车,货车上都是从全国各地运过来的家具生产原料,或者是打算发往全国各地的林林总总的家具成品。年关将至,这时企业用人的需求最迫切,面对缺兵少将的状况,绝大部分中小型家具企业只能减少接单或减产来应对。

相对高工资和高自由度等有利劳方因素,仿古门窗珠三角家具业的临工迅速增多。单就家具业而言,在顺德从事临工的人,以平均每家15人计算,近2000家企业,大概有3万人左右在从事这个行业。据记者观察,在南海、东莞、佛山顺德等珠三角地区,临工群体的人数越来越大,“带工头”在很多劳动力市场或信息平台都能见到,“临工集团”这个近几年兴起的用工形式,给缺工的珠三角劳动力市场带来了久违的劳动力,也由此带来了对传统劳动力市场的冲击。

家具企业招工难

最近几个月,记者走访顺德部分家具企业时发现,在大部分家具厂门口的醒目位置都贴着红色的“招工启事”,从裁板工、下料工、扪皮工、封边工到组装工、油漆辅助工、包装工等工种,这些醒目的招聘信息几乎囊括了家具产业所有的工种。不少企业表示可以提供国家规定法定假期及公司福利带薪年休假、住宿免费等福利。

“用工荒是近年家具业面临的难题之一,且由于物价上涨、工人准备回家过年等因素加剧了用工荒。”位于顺德的科辉家具厂营销经理林维民告诉记者,工厂最近订单也不少,但由于招不够工人,很多单都积压着,“客户天天在催货,也没办法交货,招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大幅涨薪,但……”面对着涨薪的压力,林维民大呼难熬。涨薪吧,日益微薄的利润将所剩无几;不涨吧,就连那些提前放假回家的员工过了年能否回来更是未知数。这个矛盾相互依存的场景,珠三角很多中小企业都碰到。

佛山域诗家具公司总裁办主任颜辉克表示,仿古家具去年他们也遇到这种情况,为此今年他们在工资的发放上采用了新办法。按照新的工资发放方法,转正后的员工一般半个月发一次工资。减少拖欠工资或者压工资这种很多小企业常用的留人方式,使企业更容易招到劳工来补充企业的人员流失情况。然而,这种方法难以消化物价上涨带来的生活压力。多数的“短小急”型订单对家具企业的影响较大,补充新的劳动力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办法。

近几年,珠三角出现了一种新的用工形式,媒体称之为“临工集团”。“临工”产生于珠三角的订单工业。订单工业的特点是淡旺季明显:赶上淡季,厂子里的工人没活儿干;到了旺季,时间紧任务重,人手又不够——在这种情形之下,聘用“临工”对不少老板来说是笔划算的买卖。这些因赶工需要被厂家临时雇用的工人就是“临工”,一个“带工头”和他所能调遣得动的“临工”们就组成了一个“临工集团”。

在招工难的背景下,“临工集团”再次受到家具企业老板的欢迎。“带工头”依靠他们的关系,组织了一批批临时性劳工,在企业接到较急的订单时到家具厂工作,一般是做完一个订单后结算完就离开工厂,相对而言,临工的工资比长期工略高。

迅速壮大的“临工集团”

记者采访到龙江一位“带工头”秦克树。这位年轻帅气的80后,手上有30多人的劳工队伍,随时提供给当地家具企业使用。

秦克树是湖南人,2005年来到广东东莞打工,当时的主要工作是从事皮鞋穿线。“那时刚到广东,主要就是熟人介绍进厂打工。介绍自己进厂的是一个老乡,后来得知老乡介绍了几个老乡进厂得到了几百块钱的酬劳,从那时起就知道原来介绍别人进厂也可以赚钱的。” 秦克树后来辗转来到顺德,在家具厂打了一年多的工,认识了一批在厂里上班的朋友和老乡等人,慢慢也和很多厂的人事部门主管熟悉了,就自己出来联系一些老乡和朋友到急着用工的家具厂帮忙,从中赚取中介费。

秦克树的经历是相当一部分“带工头”的缩影。

据秦克树介绍,他主要在QQ群或熟人中交流,他打电话联系一些工厂负责招工的人,然后耐心和对方来回讨价还价,把工人的工资尽量提高,也争取把已成“行规”的10%的劳务佣金提高。“裁剪工一般150块钱一天,扪皮工80-100块钱一天,个别红木家具的技术师傅可以拿到300块钱左右一天。”这可比自己呆在一个企业长期打工的工资(每月平均2000多元)高出至少20%。

雇佣了20多名临工的华豪家具企业的老板丁华豪告诉记者,当地临工市场活跃,与年底的家具产品市场订单增多有关,他们厂这段时间也常常要请一些临工。家具厂一般有专人通过厂里面的熟人介绍或在QQ群等平台收集相关信息,继而与“带工头”取得联系,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合适的话,“带工头”就会通知手下的工人到企业帮忙,工人们拿到工资后,按10%—20%的比例支付给“带工头”相应的中介费。

薛强是一位临工。据他介绍,从事临工的人小至90后,大到三四十岁的人都有,90后、80后喜欢做临工是因为比较自由,完成工作后随时可以走人,不用怕被压着工资。年纪大点的人多数是因为临工比长期工在特定时间内赚的钱更多,而且相对而言,也不愁找不到类似的工作。

正是相对高工资和高自由度等有利劳方因素的存在,使得珠三角家具业的临工迅速增多、壮大。在采访过程中,一些家具企业老板便迫不及待地向记者打听哪里可以找到价钱便宜的临工。

“又爱又恨”的临工

单就家具业而言,在顺德从事临工的人,以平均每家15人计算,仿古门窗近2000家的企业,大概有3万人左右在从事这个行业。据记者观察,在南海、东莞、顺德等珠三角地区,临工群体的人数越来越大,“带工头”在很多劳动力市场或者信息平台都能见到,临时工劳动力市场正在逐步浮出水面,它给缺工的珠三角劳动力市场带来了久违的劳动力,也由此带来了对传统劳动力市场的冲击。

中山一红木家具厂的老板胡孟聪告诉记者,他们厂的总面积在5000平方米左右,原先有10多个红木雕刻师傅,现在仅剩下5个师傅,因此不得不请了几个临工在家具厂里帮忙做红木雕刻之类的工作,补偿劳工数量的压力越来越大,“效果普遍不好,红木雕刻工是要求熟悉程度较高的职业工种,请来的临时工要么是不熟练雕刻这行,要么就是雕刻错了,白白损坏了昂贵的红木材。”对此,胡老板表示,自己今后宁愿减少订单也不愿使用临时工,免得使企业成本无谓增加。“今后打算还是到有关的美术院校去找些有潜力的年轻人来培养。”

其实,不仅是对技术要求较高的红木家具厂对临工的使用“又爱又恨”,一般的家具企业同样面临着类似的问题。某中型家具企业总经理与记者聊天时曾表示:“我们企业对劳工的要求其实不高,但同样遇到了临工的使用问题,很多临工由于缺乏相应的合同约束,有的来的时间比较长,而有些比较懒散,正值企业用工关键时刻总是找不到人,把我们企业的人力资源经理都快急死。”

特别是临近年底,劳工数量的稀缺使得临时工的身价一般比较高,会讨价还价往往还能再提高点工价。广东家具企业本身就是薄利型企业,愿意去雇佣临工的企业也只是一些订单比较急或企业产品利润相对比较高的企业,当企业忙完这部分订单后,临工一般就不再需要了。

据记者调查,相对于企业正式工来讲,临工的组成大多是学历低、收入不稳定、工作不稳定的外来工居多,他们缺乏劳动合同的保护,一旦出了工伤之类的情况,他们的维权或许会因为企业扯皮而变得更困难。

此外,临工长期处于不稳定的就业状态下,奔波于不同的家具企业之间,造成的后果就是顺德、东莞、广州等珠三角的家具厂由此变成了“训练场”。广东如今在高呼转型升级,如果没有企业和劳工的专门性人才的积累,就算资金再雄厚,恐怕也较难实现。